您现在的位置:淄博世纪英才外语学校>> 太阳湖>> 教师作品 >>正文内容

李崇建的序——《信任之美》连载之三

序三

 

李崇建

 

收到了好友文俊跨海寄来书稿,很客气的叮嘱,请我给一些意见。文俊是杰出的教育家,不仅浪漫有热情,且富于创造力,我读完她的办学实记,只有无限欣赏与深深赞叹。

文俊是萨提亚成长模式导师,我们因萨提亚而相识多年,平日虽然甚少见面,但常收到她兴之所至的分享。她来信分享日常、器具、教育、阅读以及其他。家中架子上有一组茶具,还有几个碗碟,都是出自她的馈赠,某日突然惦记老友,飘飘然寄来一份心意。她就是一位这么浪漫的人,我想也只有这么浪漫的人,才会投入美学、教育与心灵耕耘,然而她不止是浪漫,她将浪漫、创意与实务结合,将萨提亚成长模式落实于教育现场,我听她分享教育与萨提亚工作坊,皆精彩动人极了,如今本书呈现的就是教育实务。

文俊是贝曼老师的得意门生,与我师出同门,学艺比我精湛,能力比我多元,曾获得贝曼老师颁发的奖项,可谓萨提亚成长模式中的佼佼者。

我与萨提亚模式的渊源,始于2000年认识贝曼老师,跟随贝曼学习萨提亚模式,因此使我的家庭走向和谐,与父母手足有好的连结,并且将萨提亚成长模式运用于教育,例如亲职教育、学校教育、阅读教育与写作教育,在台湾得到一些回馈,出版了一些着作,并且在内地出版与各处分享。

我在内地讲座时,偶尔下了演讲场合,与萨提亚伙伴们聚餐,交流萨提亚模式的运用。我好奇文俊如何诠释成长模式?她便举了工作坊的实务,向我讲解她如何看待问题,如何应对现场问题雕塑。我聆听她的分享,非常入迷她的呈现,实在太精彩动人,因为她太有创意与敏锐度,她的案例呈现,不仅精准运用萨提亚模式,且浪漫如诗人般演绎,听她分享的工作坊手法,细腻动人得太美好。

文俊在山东办学,本书乃文俊融入萨提亚成长模式,在办学中的具体呈现,我感觉非常珍贵。我翻阅这本书稿,屡屡拍案赞叹,常反复阅读同一篇,看学校的老师如何引导孩子?老师如何倾听孩子挫折?如何化解同侪间冲突?看见孩子内在的珍贵资源,如何启动师生的生命力?让老师更全面理解教育,理解自己内在资源的运用。我在阅读的过程中,一直出现一个画面,那是一则拍成微电影的小故事,不少人都耳熟能详。

 

Chang your words

 

故事发生的场景,是欧洲的街头,一位盲人坐在阶梯前,手中拿着一张纸板,上头写着两行字:「I’M BLIND PLEASE HELP」(我是盲人,请帮助我);盲人身边放着一个乞讨的小铁罐。

来往的行人本就不多,即使行人经过他,也鲜少有人施舍金钱。偶尔有个人施舍一枚硬币,盲人忙着听音辨位,伸手将硬币拾回来。

街头这位盲人,因为眼睛盲了,条件本就不如人。

但是这位盲人,遇见了他的贵人。

一位女士经过他身边,又折返回来,她不是丢钱给盲人,而是将写着「I’M BLIND PLEASE HELP」的纸板翻过来,拿出麦克笔在板子上写下几个字。

盲人摸摸女士高跟鞋,知道是位女士停下脚步,但不知道她在小纸板上写了什么。女士写完字,将小纸板放回盲人手边,随即离开了。

盲人的命运被改变了。

经过的行人弯下腰,将铜板丢在盲人面前。盲人颤抖着双手,忙不迭地整理前方的零钱。

那位女士在纸板上写了什么?

「IT’ S A BEAUTIFUL DAY AND I CAN’ T SEE IT」(这是个美好的日子,而我却看不见)。

看到这不同的两句话,你会有什么感觉呢?也许在凭空想象,感觉并不强大,但是让我们闭眼深呼吸,来一场深入想象:自己走在欧洲的街道,美好的阳光落在美丽的建筑,一位拿着纸牌的盲者……

我曾经看过销售员,贩卖同一种产品,使用不同的字句,就产生不同的结果,原来语言的力量是强大的。

影片最后,写着两行字。

「Chang your words.」

「Change your world.」

 

教育者的工作

 

不止这位行乞的人,不止销售员使用的字句,人们心中对世界的看法,对自己的看法,亦常常决定人的存在。储存于人生命底层,那份对世界与自我的看法,是萨提亚冰山模式中的生命力。

一个挫败的人,如何能屡败屡战?一个遭逢困境的人,如何能看见丰富的创意?都取决于内心对世界、对自己的看法,再化为行动力。

我以为教育者的工作,正是培养孩子的内在视野,呵护孩子的生命力。为人父母者、为人师长者,帮助孩子看见自己。当孩子能够看见自己了,就能重启自己的生命力,就能看见丰富的世界,迎向璀璨的人生,不怕任何挫折与挑战。

这样的教育观,该如何落实呢?是现代教育的难题。因为这是遽变的年代,我们生存的时代,从「传统的年代」,来到了「加速的年代」,教育与教养也转变了,从过去「听话」的年代,来到了「对话」的年代。这并不表示孩子就可为所欲为,或者不用遵守规则,而是教育工作者如何应对?传统的教养模式,所使用的应对姿态:指责、宠溺、说理、忽略或打岔,在孩子遇到问题时的应对,都可能让孩子成为脆弱者,不能跟生命力连接,那就如同前述盲人的故事:内心世界可能存有一个「我是盲人,请帮助我」的字眼,存有可怜、无助、不安、无力……。因为孩子看待自己的角度,正是大人看待孩子的角度,当父母责备孩子、常说道理,或者只是要孩子加油,孩子常呈现出易有压力、易愤怒、不安、浮躁与好动。

文俊运用萨提亚模式,创造出师生的觉察,觉察生命力的泉源,正是新的教育方式,她所从事的就是邀请孩子看见的,就是生命中的某个「字」,这个字便是将「不如」转换成「爱」与「接纳」。当「不如」充满心灵,心中往往不会有力量,常会朝向沮丧、无助,甚至出现放弃的念头。

「不如」就像「I’ M BLIND PLEASE HELP」,只是一个乞怜的句子,能获得的回馈少之又少。

然而,如何将「I ’M BLIND PLEASE HELP」改变成「IT’ S A BEAUTIFUL DAY AND I CAN’ T SEE IT」呢?这正是文俊在书中呈现的,可以看见教师并未改变孩子外在事件,并非去解决问题,而是透过对话、活动中,更改了孩子的世界观,更动了孩子的内在。这份更动并非说教,而是一种细腻的应对方式,使得孩子生命充满「爱」的能量。

我的祖籍是山东荷泽,文俊所办学之地亦是山东,虽然与荷泽两地相距甚远,但是在山东就让我倍感亲切,我为山东的孩子们感到庆幸,也为我的朋友张文俊感到尊敬,也将这份尊敬带给这所学校的老师,以及家长们。    

 

2018年8月19日  

 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